父親節

父愛厚重,沈默少言。中國人過父親節或多或少有種按捺不住的情緒放縱,不溫不火還略顯冷清。

坤坤打了壹宿被子,晨起他有點低燒。我用溫涼的毛巾擦拭他的額頭。內心忐忑。能物理降溫的病癥,我和妻子從來都不主張吃藥。

身體抱恙。坤坤喝奶、穿衣、刷牙都較往常配合。他羸弱的指著桌上的豆沙面包。我溫柔的將他抱在懷裏,看他靜靜品嘗。隨後,我們便壹起出了門。

兒子表現得很獨立,我牽著他走下了五層樓。昨日,他硬耍無賴要妻子抱抱,嘴裏甚至嘟噥:“我走不動了”。

妻子哄他:“鍛煉身體,妳才能變成奧特曼!”

坤坤:“我不要做奧特曼。”

妻子:“妳以前不是想做奧特曼嗎?”

坤坤:“我不要做奧特曼了。”

為什麽坤坤會有如此大的反差?平日我們命他走路,平等溝通、原地待他撒潑,諸法不得。如今他學會了辯論,古靈精怪的鬥智鬥勇往後必將重復上演。他做奧特曼的決心在困難面前簡直不堪壹擊。人們需要因勢利導的善變,還是實現夢想的堅定信念?他還只是孩子。

坤坤壹路乖巧的講了許多話。

雨後不能玩溜溜板。他滑到水裏、打濕了褲子。

貓咪鉆進汽車肚子。我說汽車發動時,它很危險。

時間尚早,廣場上沒有小朋友玩耍。坤坤乏味了。

我:“爸爸帶妳去坐搖搖車。但妳不能買玩具。”

坤坤:“嗯。我不買玩具。”

我:“為什麽妳老是拉著媽媽買玩具呢?爸爸不是不想給妳買。妳有幾十個奧特曼了。那樣不叫喜歡,妳得學會克制。”

兒子高興的坐在搖搖車上玩耍。我想起他討要玩具的場景。爺爺奶奶不忍心乖孫哭鬧;慈母親娘盡量想滿足孩子的願望;我孤身壹人被視作鐵石心腸,但願我沒傷到他。

玩畢歸家。兒子粘起了媽媽。

妻子再三問他:“妳為爸爸準備父親節禮物了嗎?”

兒子扭扭捏捏的指著書包。妻子連忙打開書包。

壹張卡片。外貼兩顆紅心、壹花壹領結;內頁寫著父親節快樂!

妻子:“妳快跟爸爸說父親節快樂。”

兒子支支吾吾。我倆看著他害羞的神情。相視而笑。

小小男子漢——

我感念幼稚園的教育。禮物簡陋不言,大家心中有愛便好。

坤坤打了壹宿被子,晨起他有點低燒。我用溫涼的毛巾擦拭他的額頭。內心忐忑。能物理降溫的病癥,我和妻子從來都不主張吃藥。
[Kūn kūn dǎle yī sù bèizi, chén qǐ tā yǒudiǎn dīshāo. Wǒ yòng wēn liáng de máojīn cāshì tā de étóu. Nèixīn tǎntè. Néng wùlǐ jiàngwēn de bìngzhēng, wǒ hé qīzi cónglái dōu bù zhǔzhāng chī yào.]
Kun Kun hit the quilt and he was a little low fever in the morning. I wiped his forehead with a cool towel. Inner heart. My illness and my wife never advocate taking medicine.

1 comment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