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遺忘了詩歌

《男人》

什麽是男人?什麽又是女人。

別問太多。更別苛責妳的愛人。

努力奔跑吧。我們都有屬於自己的太陽。

偶爾花落了。終究不過春夏秋冬。

寂靜孤冷的深夜與熊熊燃燒的火焰。

妳打撈的月亮是否還在井裏?

勇士遵守指令的驕傲。

沒有巨人。只是我將腦袋埋在土中。

祈禱粗糙的陽光讓石頭發芽。

想象的美夢

房屋迷航
玉米林子泛起陣陣波浪
電線桿巍然不動
她知道方向

天空掠過的飛燕
是魚兒在藍色天河裏遊蕩
雲朵做成石頭
她時而躲藏

看窗外
不知道妳的模樣
看窗內
好像只會有憂傷

等花兒雕零的時候
妳會來拾荒


小麥

雨在深夜裏壹個人心寒
被妳生氣淋濕的孤單
等陪伴走後妳才發現
怎麽能怎麽能再去假裝冬眠

我耗盡青春年華等待的故事
在年邁時才翻看著泛黃記憶
我為妳專程留的長發
只為妳能再次停下

她們慢慢老去後
我全部割下
好想告訴她
這裏是
不能再有妳的圖畫


抱著妳,總讓人覺得有種心甘情願的疲憊
妳早出晚歸澆灌的,直到發出愛人的聲音
感受妳的體溫,妳的呼吸,然後匯集成沒有波浪的海
用手指柔弱的捋過美麗的,長發
這種靜靜的安然┉┉
便似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昔之日已往

我與妳的三次停留

深夜
妳在鏡中
用手拭去濃霧所露出的半邊臉頰

對著天空
皎潔與嬌羞

我,被省略
被省略

在與妳相逢的路口
悠悠,妳梳妝低頭

我說,再聚首
妳說,別停留


欲望逃走的過程

妳流放了靈魂
於自己的王國

為什麽,又
無話可說

我始終未曾走遠
妳想要什麽

緘默不語
我與妳,妳與我
幾者,原來世界很大

活著,也漸漸死了


斷裂的掌紋

手中的掌紋
樹葉遙望妳憂愁的臉孔
劃到年青裏去
陽光吃著午後
風戲著金柳

偶爾,妳也會猜測年齡
看著田中殘留的桔梗
像抽到尾的煙頭

打算那天去捕捉螢火蟲
再飲上壹杯黑啤酒

原諒失戀的青春

妳與死亡簽訂合同
跟風壹一起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