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少爺病

五壹喬遷之喜,家人齊聚壹堂。聊美食、憶過往,難得親情團圓,好不快樂。不知緣何,坤坤突然犯起了渾。話題自然無意間轉到了娃娃教育。大家妳壹言我壹語教導老婆,如何改變兒子的不良行為、堅決制止他打人等等。兒子養成壞脾氣,跟爺爺奶奶對孫子的隔代親溺愛有關。我曾多次狠心批評他們,母親至今都認為我是壹個絕情的人。我羞愧過度斥責他們不改進教導方法,畢竟主要罪責在於自己對兒子的教育缺位;父母老了,帶孫兒只是情分並非本分。

看著老婆低頭受訓、父母神情吊滯,我內心潮濕壹片。手心手背都是肉,護犢心切不言,父母妻子的辛苦付出就這樣被人全盤否定,我憤滿又自責:“坤坤的不良行為確實應該早點糾正,很多時候我有心無力。我也不想來成都打工,現實真的太難了”。

這些動情的話重重捏在心房,矛盾交織的熱淚隨即奪目湧出。我連忙將燒酒壹口飲下,佯裝嗆喉匆忙拭淚。

兒子本該在成都讀托幼的。只是嶽母和妻子認為私立幼園破舊、費用高昂。坤坤在劍閣雙語幼園試讀亦是暫時權衡,結果孰料此般?鄰居老妞們說坤坤像壹只小鳥,劍閣、青川、田家、成都四地銜上壹嘴就跑。風言風語如針刺耳。今年秋季,坤坤必須回成都讀幼園才行。我得好好管教管教他。

兒子轉園之事其實早在進行。妻子天天遠程指揮我打電話咨詢各大幼園報名事宜。經我實地詢問,即便搬了新家,按戶口劃片報名,我們能選擇的優質幼園也屈指可數。

妻子:“妳再打電話多問問。”

我:“我實地問過了,報名還得看片區搖號。”

妻子:“妳再試壹試。萬壹能行呢?”

我:“我實地問過了啊。人家說劃片搖號。”

妻子憤然:“讓妳打個電話有那麽難嗎?”

我:“妳別急嘛。我打電話就是了。”

妻子:“妳壹天就想著搖號,壹點都不上進。妳不想讓兒子讀好的幼園嗎?沒有少爺命,得了少爺病。”

我:“好。我馬上打我馬上打。”

掛掉電話。我沈默良久。

我也想讓兒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沒錢沒勢的我們僅憑運氣真能跨越既定規則嗎?或許我是結果導向思維,妻子是線性思維。在實地走訪兩家幼園得到冰冷的回復後,我掉進了定式陷阱,否定壹切事物都在變化之中,萬壹真如妻子所言,上天眷顧我們呢?

現實是冰冷的。妻子隨後致電幼園結果如前,好在多了壹些報名訊息。思前想後,為何妻子越來越暴戾了?妻子的話深深刺痛著我。我不思進取?不想為兒子爭取更好的環境?為何我會有些抗拒壹件打電話的小事?或許我真的是妻子眼中的家庭事務低能兒,我害怕再次被人冰冷拒絕。我還是太尊重自己,我得徹底改變消極與怯懦的人生態度。

後來,妻子發短信說自己太過暴躁。

我站在地鐵上看著忙碌的人們,想到自己也不過如此。我很渺小,也很平凡。我至今仍然居無定所、工作遇到瓶頸、夫妻分居兩地、兒子照顧不了,每天上下班來回三小時,迷茫的現實讓人頭腦空白,仿佛抽離身體才活得更加真實。我能做點什麽?其實什麽又都沒做?任何事情總是有解決辦法,只是我們對待世界的態度太過焦急,這句話真的對嗎?

我沒有回答妻子的道歉。

我們都很脆弱,都忙著在生活的河流中捕撈。

2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1. 這對於我這個還沒結婚的人來説是不敢想象的

    孩子教育上更好的學校無可厚非誰都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爲人上人,爲此從小就要開始嚴格教育

    家庭溝通,人際關係,工作壓力你也是辛苦了。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