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美夢

房屋迷航
玉米林子泛起陣陣波浪
電線桿巍然不動
她知道方向

天空掠過的飛燕
是魚兒在藍色天河裏遊蕩
雲朵做成石頭
她時而躲藏

看窗外
不知道妳的模樣
看窗內
好像只會有憂傷

等花兒雕零的時候
妳會來拾荒


小麥

雨在深夜裏壹個人心寒
被妳生氣淋濕的孤單
等陪伴走後妳才發現
怎麽能怎麽能再去假裝冬眠

我耗盡青春年華等待的故事
在年邁時才翻看著泛黃記憶
我為妳專程留的長發
只為妳能再次停下

她們慢慢老去後
我全部割下
好想告訴她
這裏是
不能再有妳的圖畫


抱著妳,總讓人覺得有種心甘情願的疲憊
妳早出晚歸澆灌的,直到發出愛人的聲音
感受妳的體溫,妳的呼吸,然後匯集成沒有波浪的海
用手指柔弱的捋過美麗的,長發
這種靜靜的安然┉┉
便似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男人三十

今天,我滿三十。

一大早,母親就來信叮囑:「今天你生日,吃好點」。

這事若不是她提醒,我可能真忘了。兒行千里母擔憂,古語不假。我感慨地回復:「謝謝,媽」。

這句話,我好像以前從未向父母說過?內心竟然泛起一絲觸動。此舉無疑可恥可笑。或許我真的長大了。

我沒打算慶祝。充滿儀式感的生日聚會不能紀念過去,警醒未來。刻意放空自我,平淡的生活也不會變得特別。憂慮、惆悵、歡喜……誰都無法阻擋年齡增長,淡然處之便好。

下班路上,我左思右想,不知何故,總有一種說不上事的不甘心。

「必須得和家人吃頓飯」。

我馬上聯系姐夫,可惜他公務在身,不能赴約。天命難違,那就順其自然。我迅速趕往市場買好菜肉、黑啤酒,然后獨自在廚房來來去去忙活了一個小時,冷清與孤單反而愈加明顯。

等菜上桌,我淡淡呷了一口啤酒:「老婆還是沒打來電話」。難道只有父母才記得我的生日?或許男人總應該學會獨處與堅強。思緒萬千,不可名状。

突然我想吟詩,又發現自己現在只會喝酒。

我變了。

堅韌成熟了,淺薄也實用了……

每天我都會在擁擠不堪的地鐵里短暫審視自己,終日奔跑在物欲橫流中行色匆匆,人生旅途究竟在追求什麼?讓我獨敬青春一杯酒,昔之日已東流。

孔子謂三十而立:「做事合禮,言行得當,遇阻坦然處之」。今人卻稱「三十成家立業」。霎眼三十歲,禮雖知,但無車無房,宏愿難了。感嘆青春真好,可以原諒自己的無知狂妄而不自知不自愧。世事多艱,歷經方知苦與甜、真與淡,許多事并非努力便可得,不努力更不可得,許多人漸行漸遠,知心朋友無一人,我們需要同生活達成和解,正確認知命運,理解生活,不拋棄不放棄,不刻意討好誰也不刻意在乎誰,活出自己的別樣姿態。

年少時,我很喜歡聽周杰倫的歌曲,有種情緒不由自主的沉溺于動情旋律中,突然關聯起許多不屬于我的愛情故事,仿佛自己就是故事里的男主角人設。喜歡某人一定要旗幟鮮明、奮不顧身、或者飛蛾撲火,那時的我們「只懂愛情」,其實也不懂愛情。長大后,我們不再輕易說愛,「并非不會愛了,而是更能分辨什麼是愛」。世事經歷千百種,愛情只是其中很小的一種,轟轟烈烈會讓人生濃墨重彩,潤物無聲也有它的厚重寬廣。以前認為送禮過于人情事故,現在回家未帶禮物給父母覺得愧欠;以前認為愛一個人就是全世界,現在卻想著給老婆孩子多一份寬裕。歲月溫柔,我們沉默寡言,何時才能笑看。

曾經身騎白馬的翩翩少年,遺忘那些碌碌無為的年華。我已不再年青,直上四十的人吶。

昔之日已往

我與妳的三次停留

深夜
妳在鏡中
用手拭去濃霧所露出的半邊臉頰

對著天空
皎潔與嬌羞

我,被省略
被省略

在與妳相逢的路口
悠悠,妳梳妝低頭

我說,再聚首
妳說,別停留


欲望逃走的過程

妳流放了靈魂
於自己的王國

為什麽,又
無話可說

我始終未曾走遠
妳想要什麽

緘默不語
我與妳,妳與我
幾者,原來世界很大

活著,也漸漸死了


斷裂的掌紋

手中的掌紋
樹葉遙望妳憂愁的臉孔
劃到年青裏去
陽光吃著午後
風戲著金柳

偶爾,妳也會猜測年齡
看著田中殘留的桔梗
像抽到尾的煙頭

打算那天去捕捉螢火蟲
再飲上壹杯黑啤酒

原諒失戀的青春

妳與死亡簽訂合同
跟風壹一起漂流